李健的小迷妹。

一生为伴

“事情都办妥了吗?”

“您放心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仁宗x年,轰动朝野吧八贤王案,最后只在那史书上留下:“服罪,于xxx斩首示众,年四十。”

这其中隐去了众多实情,比如当时贤王所处的帷幕内突然着火,比如庞太师阻挠救火,比如,灭了火后,里面只有刀斧手一人的尸体。

八贤王消失了。在众目睽睽之下。在刑场上。

后来赶到的包拯无数次懊悔。

皇上曾派多路人马寻找,两年内杳无音讯,最后只得放弃。包拯却坚持要查到底,皇上无法,暗中准他。明面为安民心,对外宣称找到八贤王尸体,确认是死于两年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徳芳。”密室的暗道准时准点的开了,庞籍拿着一个精致的饭盒走了进来,看着那床边没怎么动过的饭菜,一勾唇,“王爷身子弱,还是吃点吧。”

“太师的锁链可不允许本王探那么远。”八王斜靠在被褥上,说道。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浅金色的亵衣虚虚的穿在身上,抬头瞟了眼庞太师后,低头伸出左手细细抚摸右手腕上金制锁链。兴许是锁他的人怕他伤着,那套在手腕上的地方抱着层层棉花。

“哎呀,老夫忘记了。”庞太师拿出饭盒里的饭菜,放在桌上,将上一顿的饭菜放进了饭盒里。

“是啊,太师每次都会忘记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睡了睡了

一生为伴(老庞八/庞八)

翻龙案囚禁梗

迷上八王爷太晚了,,,都没文了,只能自割腿肉。。。估计也没什么人了吧。其实吧,虽说囚禁,但车貌似也开不起来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帘帐内,赵德芳坐在那里,身边只有一个刀斧手,和他手上抱着的大刀。那把大刀上不知沾满了多少罪人恶人的鲜血,那本是一把惩恶的兵器,现在却用来斩八王爷,百姓爱戴的贤王赵德芳。

赵德芳微闭双眼,等待死亡的来临。他知道,他躲不过此劫,他也不可能躲,这关系到皇族颜面,关系到当今圣上,赵德芳必须承担这个罪名。

但他也正如他自己所说,一生忠贞,天地可证日月可鉴。所以即使行刑也是挺直身体。

无悔,不惧。

庞太师透过薄薄一层帘帐,欣赏着八贤王最后的骄傲。等着吧,赵德芳,我该有的都会有。

“斩!”猛的抽出面前的(令牌??)下达命令。

刀斧手举起大刀,赵德芳只觉颈后一痛,瞬间失去了知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就先发这么点吧。。。

悠悠(锋健)

虎视眈眈锋x醉酒粘人健
谢霆锋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。谢霆锋现在乖乖地待在自己的房间里,乖乖地坐在床边的凳子上,乖乖地看着自己床上赤裸的人,乖乖地回想刚刚发生的事。
然后谢霆锋觉得很棒诶!
李健老师真好吃诶!

时间回溯到三个半小时前。

谢霆锋记得清清楚楚,他拿开了李健递过来的酒杯,把它放在桌子上,对那些人笑笑,扶着李健回到自己这桌。
“哟,小健健这是喝醉了。”哈林笑的意味深长。
“健哥难得这么失态呢。”杰伦开始摩拳擦掌。
原本轻靠着霆锋的李健听到了他们的话,嘟囔着更加放松自己,整个人缩在霆锋怀里,喃喃道:“霆锋我们不要和坏人玩。坏人太坏。”
哈林和杰伦的面部表情有点绷不住了。眼神也越发幽暗。
感觉到两人深深恶意的李健抖了一下,环住霆锋的脖子,“霆锋我们走吧,有点凉。”
谢霆锋也觉得只穿着衬衫的李健神智越来越模糊了。
环住李健的腰,谢霆锋一脸邪气:“两位老师,今天我就全包了。”
“霆锋你这可就不厚道了。”哈林瞬间发表抗议。
“对嘛对嘛,难得的机会,一起嘛。”杰伦附和,到嘴的李健不能放了。
然后三人发现,李健把霆锋抱的越来越紧,“不跟坏人玩,嗯,不跟他们玩。”
哈哈,谢霆锋微笑的看着他们,扶着李健走了。
留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,“你说我们昨天要的狠了?”“那也都怪你,是你没完没了。”“还不是你到最后又没控制住,又来了那么长时间。”
哼,两人撇开头不看对方。

谢霆锋把李健直接带到自己的房间,想松开李健的胳膊,却发现很轻松,谢霆锋细看发现李健已经睡着了。
默默有点无语。撩完我就睡,想也别想。
谢霆锋将李健轻轻的放在床上,一颗一颗解开李健的衬衫。
李健的上半身就这么全部暴露在谢霆锋眼前。虽然看过了很多次,谢霆锋还是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感叹道尤物!
谢霆锋觉得欲♚火蹭的爆涨,“健哥……健哥,醒醒,解决一下嘛。”谢霆锋抚了抚李健的脸。
李健恢复了一点,感觉到有些痒,想躲开了这只手,“不,要睡……”又没声了,霆锋无奈地捏了一把李健的脸。
好吧,既然你不配合那我就自己来。说干就干。
谢霆锋一把脱下李健的裤子,使得李健毫无保留的呈现在自己眼前。
他吻上那猫形唇瓣,勾住李健的舌尖,吮吸交缠。


没错,车就这么停了。。。
到明天中午如果没有五条评论,这车就等一周后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悠悠(锋健)

虎视眈眈锋x醉酒粘人健
接上。
等众人到达酒店的时候,那些工作人员还没来,房里只做了几个电视台高层。
四位导师进到屋里,和众位高层逐个握手并寒暄几句后,都入座等着工作人员收拾完毕。
李健发觉屋里有点热,他脱下棉衣放到放到椅子后边,卷起了衬衣的袖子,解开了第一颗扣子。
谢霆锋眼睛从进屋开始就没有离开李健,他把这过程尽收眼底。
过了一会,工作人员到了。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准备开席。
酒席上,不停地有人借着恭喜冠军导师的名号敬李健酒,一开始李健还撑得住,到后来脸颊微红,说话语气更为缓慢,脚步也有些轻浮。
所有人都看出健哥这是醉了。
然后现状就变成了从一开始被灌酒,变成了不停地灌别人酒,不停地粘着别人。
谢霆锋看这架势不太对,赶紧上前从别人那里拉开李健,对那人不好意思笑道:“健哥喝多了,我送他回去。”
那人表示我晓得,抬了抬酒杯,意思请便。
可李健不太配合,他整个人靠在谢霆锋怀里,嘴里囔囔:“霆锋……你,要不要和我喝点?”
(待续*^_^*)

朝夕(蓓健)

性转温柔蓓,(别问我这个小蓓为什么不找工作。。。)不喜勿入。
自退出水木年华以来,李健的事业就一直处于低谷期。虽然也有一点名气,但离了水木年华的李健什么也不是。
李健从酒吧回到家。他每天都到那家酒吧,唱着他喜欢的歌,拿着固定的几个钱。纵使李健再有才华,我不得不屈服于现实。
李健踏入门,轻声对房里的人迎接他的人说说:“我回来了。”
小蓓上前抱了抱他,拿下他的公文包和吉他放在一边,帮他脱下衣服挂在旁边,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这是李健每天最温暖的时候。他的小蓓每天都在家里等他,即使他在落寞,家里仍有爱人等他归来。
他的小蓓比他小五岁,但比他高五厘米,一米八的身高正好把他抱在怀里。
李健蹭了蹭小蓓,抱他的人温柔地在他耳边说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李健一瞬间红了眼“也辛苦你了,跟了我……”
小蓓轻轻的用手指抵住他的嘴,笑:“我不辛苦,有了你是我一辈子最大的福分。”
李健有些脸红。
他的小蓓总是这么温柔,体贴,从来不埋怨。
“嗯,饭熟了。吃饭吧。”
“嗯。”

你们仨在干啥子??

悠悠(all健/主锋健)

虎视眈眈锋x醉酒粘人健。
好声音六月开播,最后以旦增的获胜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。四位导师刚刚接受完拜访,都穿上了厚衣服,气候已经变了。
就在四位导师准备互相拜拜的时候,华少走过来说还有个宴会。四位表示反正没什么事干,就都去参加了。
虽然没有拿到冠军,可是其他三位导师对比没有多大意见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其乐融融,一路上还是欢声笑语。
当然这都是表面现象,其实这四位导师的小想法还是有滴。至少没拿到冠军的三位肯定是有所图谋。
他们都对接下来要参加的宴会充满期待。
因为宴会,是有酒的。冠军导师是中心人物。
他们表示已经想到怎么把醉酒的人拐到自己房里了。
安静看着车外风景的李健突然感觉更冷了,把衣服收的更紧了些。
(待续。。。)

续车。
因为双手被固定,呻吟只得从口中溢出。
“呃……嗯…”
霆锋看着面前脸颊酡红的李健,手下越发努力,逗弄的李健只能不停地喘息,“定情信物都给我了,还连着别人一起,嗯?”
谢霆锋一把解开李健的裤带,拉开李健的裤链,一瞬间脱下了李健的裤子,“不…其实你们都有,嗯…”
李健的双手因为霆锋两只手的全部离开得以解脱。
谢霆锋微微僵了一下,笑的邪魅,“好啊,都有哈。”然后一手附上李健的(这个词要怎么说,你们自己想吧。。)慢慢揉搓,“呃…嗯嗯…”
(啊,对不起,车又没油了。。。*^_^*)